賬號:
密碼:
 

奇書2

032、催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一聽說來人叫自己去學生會,陳岸和江小喬對視一眼,神色凝重。

    提到學生會,他們首先想到的人就是丁劍鋒。

    江小喬想到的是丁劍鋒曾經對自己的追求和牧園那件事,但陳岸心中想起的確實老鼠冰冷的尸體。

    有騙子幫助,陳岸壓下自己心中的震撼,而是以一個不知情的人該有的好奇表情問:

    “不知道學生會找我什么事?”

    “具體我也不清楚,這是會長直接叫我過來的!”那人說道:“好像是有些事想找你了解情況!”

    陳岸想了一下,偷偷給江小喬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那好吧,我跟你走!”

    “是系學生會,不是校學生會!”

    “丁劍鋒想干什么?”

    陳岸跟在那人后面走著,也懶得問對方的名字。

    但他不認識什么學生會的人,自己一個新生如果說學生會突然來找,其中沒有貓膩陳岸可不信。

    “是宿舍那件事嗎?還是我與天哥和薛億的糾葛被他們發現了什么?”

    “陳同學,你不比緊張,剛才那里人太多我不方便說,系里其實就是想問問你關于8月30號你在宿舍跟薛億胡天鬧的那件事!”

    “胡天和薛億都死了你知道嗎?”

    那人看似漫不經心地問道。

    “什么?”

    在騙子的幫助之下,陳岸無論臉上驚訝的表情和肢體的動作都恰到好處地將自己的演技發揮出來。

    “他們怎么死的?”

    “胡天同學是自殺,薛億死于一場車禍!”

    那人將陳岸的表情收在眼底,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道。

    “那關我什么事?”

    陳岸有點不高興了,臉上還帶著一種不想牽扯進一件麻煩的事件的不耐煩。

    “例行問話而已,畢竟學校要向官府解釋,而我們系學生會只是負責打打雜!”

    說著說著,學生會到了。

    系學生會其實就在考古與歷史學院的教學樓里,當陳岸在那人的引領下走上二樓樓梯,連個人說說笑笑地和他擦肩而過。

    陳岸的汗毛頓時豎起來,整個人如果墮入冰窖。

    他強忍著回頭的沖動,若無其事地跟著那人走向系學生會的辦公室。

    “是那位花白頭發的老者,他是我們學校的人?”陳岸在心中吶喊,冷汗不由自主浸透了背部的衣衫。

    “我明白了,原來丁劍鋒和薛億他們是一伙的,那場造假事件和這些人都有關!”

    “原來所謂的造假集團,根本的源頭就是我們學校?”

    “至少學生會這幫人,還有那位老者都是!”

    那人帶著陳岸走到二樓的盡頭,在一間會議室前停下來。他笑著對陳岸說道:“丁會長和楊會長,還有學生會的其他干部已經在會議室里等你了!”

    “進去吧!”

    他說完拍拍陳岸的肩膀,陳岸只感覺暈了一下,但隨即回過神來。

    “這些家伙想搞什么鬼?”陳岸臉色一沉。

    打開門,走進會議室。

    里面有5個人在等著自己,讓陳岸以外的是他居然認識一個半。

    其中的一個正是他開學的時候見過的吳魅,而那半個自然是丁劍鋒,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丁劍鋒本人。

    高大,沉穩,冷峻,這是陳岸對他的第一印象。

    “學弟,果然是你!”

    吳魅笑瞇瞇地,眼睛又彎成好看的小月牙。

    陳岸也笑嘻嘻的對吳魅說道:“學姐原來你是學生會的呀,你不是有我的聯系方式嗎?想找我直接給我打電話就好了!”

    吳魅白了陳岸一眼:“這是公事!”

    “好,那我等師姐的私事!”

    陳岸心中一蕩,整個人露出豬哥樣。

    坐在會議室長桌主座位上那位師兄冷哼一聲:“知道是公事就別敘舊了,陳岸是吧,你做好!”

    “我叫楊毅,是系學生的會長,這三位分別是我們系學生會的干事吳魅,陳軍,李云來!”

    “這一位是我們校學生會的會長丁劍鋒!”楊毅指著坐在一邊旁聽的丁劍鋒說道:“他雖然是校學生會的會長,但也是我們考古系的師兄!”

    “師兄師姐們好!”

    陳岸一一跟所有人打過招呼,按楊毅的指點在長桌的另一頭坐下。

    長桌上只有一件擺件,是陳岸前世常見的牛頓擺,那小鐵球來回撞擊,在會議室里發出很輕很輕的聲音。

    “我們請你來此,是想詢問下8月30號下午,你和胡云還有薛億在303宿舍的沖突!”

    “請你將事實經過向我們復述一遍!”

    “請正視我我們!”

    在楊毅的要求下,陳岸坐直身子,目視前方開始向學生會諸人重復前天的內容,說著說著,他感覺不對了。

    吳魅今天穿的衣服雖然性感,他卻老是忍不住將視線斜過去,后者發現他偷窺的目光,吃吃一笑。

    牛頓擺的撞擊聲在陳岸腦海里回旋,陳岸感覺自己變得昏沉起來。

    來源于背棺人和騙子的幻術抵抗警示陳岸,他終于發現有貓膩了。

    “臥槽,吳魅那娘們在魅惑我!”

    “那會議桌上擺的牛頓擺至少是一件靈物,催眠!它的功效是催眠……”

    “難怪我覺得他們不正常!”陳岸心里冷笑一聲:“他們看向我的眼神太奇怪了,這分明是刻意不看桌子中間的牛頓擺形成的古怪的目光!”

    將騙子換成鋼鐵直男陳岸的頭咚的一下直接撞到桌子上,睡著了。

    “這小子睡了!可以催眠了。”

    楊毅就要動作,丁劍鋒打斷他:“先讓徐風進來吧!”

    陳岸趴在桌子上,聽到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剛才帶他過來那個男子的聲音出現在他耳邊。

    “剛才他路上表現怎么樣?”丁劍鋒問道。

    “我突然告訴他關于胡云和薛億死了的事,他表現沒有異常!”

    “至少從我觀察來看,他沒有異常!”

    丁劍鋒嗯了一聲,說:“那開始吧!”

    “陳岸,陳岸醒醒!!!”

    陳岸聽到那個叫李云來的人輕輕呼叫自己,他“茫然”地抬起頭。

    “你是誰?”

    “我叫陳岸!”

    “所說你基本情況……”

    李云來的聲音輕柔地在陳岸耳邊回繞,陳岸木然地說著自己的信息。

    “所說宿舍那天發生的事……”

    “你事后去了哪里?……”

    陳岸照著李云來的吩咐,開始講述和江小喬出去的一切,除了自己需要隱瞞的事情之外,大部分都真實地陳述出來。

    丁劍鋒仔細地聽完說道:“他說的是真的,江小喬父親的身份我隱約有耳聞,讓他繼續說!”

    當說到牧園的事件,眾人古怪地看了丁劍鋒一眼,這事鬧的有點大,大家都知道是丁劍鋒搞的鬼。但聽陳岸從當房鬧開始說起,別說丁劍鋒本人了,連楊毅和吳魅他們聽到事情的經過,都忍不住想為丁劍鋒吐口血。

    他居然只是想去買個房,然后就被老鼠當成房鬧拉進去了。要不是老鼠把他拉進去,也就不會有后面的一系列事件了。

    也許陳岸看一會就走了。

    結果呢?

    900塊錢買了牧園的樓王,催眠中的陳岸還念念不忘對方沒找37塊7的事!

    吳魅先忍不住笑了,這家伙真有趣。

    丁劍鋒的嘴角和眼角同時抽動了一下,問:“你哪來的錢買房,你不是邊陲出身嗎?”

    “幫寶云軒鑒定了一件靈寶,郭云寶給的錢!”

    陳岸迷茫地回道。

    “他是郭云寶的人!”

    眾人震主了,那可是古玩界的大佬啊。想到陳岸入學之時表現出來的囂張,現在看起來有合理的解釋了。

    “你們別問太多秘密的事,這會激起他的反抗!”

    李云來出身提醒諸人:“我的催眠功力可沒有韓老師深厚!”

    “我再問個機密!”丁劍鋒給李云來示意一下,問:“你鑒定師的本事是從哪里學來的?”

    “邊陲、老師、張起靈!”

    陳岸臉上的表情開始掙扎,李云來趕緊慢慢安撫他的情緒。

    “張起靈?華夏的大鑒定家冒險家里面沒有這個人物啊!”

    “也許是那些只在荒野生存的盜墓人,據老師說這些人之中臥虎藏龍,什么樣的人都有!”

    “只不過他們不喜歡文明世界的規則,不肯現世于世人面前罷了!”

    “看來這小子有奇遇啊!”

    在場幾人紛紛議論起來,吳魅望向陳岸的眼神更好奇了。

    這小師弟挺有趣的,也很神秘!

    李云來安撫陳岸的情緒安撫了很久,他臉上的表情才慢慢放松下來。

    “你們別再問他涉及核心機密的問題了,萬一他真的醒了我不好收場!”

    李云龍再次提醒道。

    眾人點點頭,將目光集中到丁劍鋒身上。

    丁劍鋒想了一下,說:“既然已經排除了他的嫌疑,那就直接進入暗示階段吧!”

    “既然他有郭云寶做后臺,我們就別輕易招惹他了,免得這水越攪越渾!”

    “如果要動,就一定要撇清關系”

    李云來點點頭,正要說話,突然吳魅舉起手來。

    “李師兄,讓我再問一個問題吧?求你了,保證不涉及機密!”

    李云來看著吳魅嬌媚的容顏吞了吞口水,勉強說道:“好!”

    “陳岸!”吳魅走到陳岸面前笑語晏晏地問道:“你對吳魅師姐的印象怎樣?”

    陳岸茫然地轉過看著吳魅,說出一個字:

    “騷!”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投注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