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99章 無情戳穿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兩堆凸起的草皮一陣聳動,下一刻露出兩個腦袋。兩名新生互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倒吸一口涼氣,用手揉著被郭危云戳中的屁股肉。

    郭危云不經意的一戳,可著實讓他們感受到了不小的痛楚。

    既然被發現了,也就沒有必要在繼續偽裝了。

    兩名新生從地面站起,抖落一地泥土。兩人眼里都帶著一抹失落與震驚,自己精心進行的偽裝,竟然一個回合之下就被教官無情戳破了!

    最重要的是,那么快就被發現,自己得不到一個好成績了啊!!

    這才是最不可接受的……

    ……

    郭危云一路沿著逆時針行走,以假山為起始點,圍繞方圓三公里范圍,再依托鐘云山的無人機輔助。如同一個無情的獵人,將新生們的拙劣偽裝一一戳穿。

    ……

    假山西方向15公里處,這里是松花園里奇特小河的地段。

    潺潺溪流聲,給此處地段增添了一分仙意。

    在河岸的邊緣處,是松軟泥濘的河床,這里河草叢生,因為充足的水分滋養,這里的河草長得很茂盛,足有一人多高。

    而在眾多河草中,有一根看不出絲毫一樣的小草。

    順著小草往下看,越過河面,來到河底,方起就躲在下面。

    此時的他,借助小小的一根河草作為呼吸的工具,整個人浸泡在河水里一動不動,意念通達,心如止水。唯一的樂趣,就是感知著從他后背歡快游來游去的河魚。

    而在小河的岸上,10米開外就是一顆顆茂盛的古樹。不只是松樹,也有榕樹、柳樹等常見樹種。

    而在一顆幾十年的松樹下,有著一堆茂盛的雜樹叢。初看一眼似乎沒有什么不同,第二眼,似乎又有一些不同。

    看得多了,隱隱能看出一個人形輪廓。羅樂的身影赫然就躲在雜樹叢中。

    羅樂趴在雜樹叢中,呼吸輕微,心里有一絲奇妙的緊張感,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跟小伙伴們進行躲貓貓游戲的時候。

    處于河岸下的方起卻沒有一絲的松懈,他的視力極好,就算是渾濁的河水也不能阻礙他的視線。

    從一分鐘前開始,他就敏銳的察覺到天空中出現了一架無人機。雖然他不知道這無人機是從哪兒來,但肯定跟教官脫不了干系。

    也就是說,郭危云馬上就要來到這里了。

    正在方起思考之際,他敏銳感知到百米外有一抹微弱的氣息出現。如果不是現在自己全身心的集中精力,放在平時,還真不一定能夠發現這道氣息。

    郭危云如同幽靈,一經出現就徑直往羅樂所在的雜樹叢走去。

    羅樂毫無所覺,依舊沉浸在自喜之中。

    郭危云來到羅樂身后,手中枯樹枝高高揚起,狠狠打在雜樹叢中,幾片樹葉飄零。

    “啊!”羅樂一聲慘叫,一下子直接從雜樹叢中一蹦而出。

    郭危云臉色如鐵,說道“你把屁股抬那么高,是怕我發現不了嗎?”

    沒錯,羅樂就是撅著屁股趴在雜樹叢里的。沒辦法,雜樹叢只有15米左右大小,根本容納不下一米八高個的羅樂。

    所以,羅樂就想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法,把屁股撅起來,這樣子就可以完美的隱藏在雜樹叢里了!

    郭危云黑著一張臉,不再理會羅樂,抬頭在周圍環境仔細巡視。他的動作很慢,雙眼鋒利如鷹隼,一一排查此地還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約莫5分鐘后,郭危云手里的對講機傳來鐘云山的聲音“此地無異常。”

    郭危云拿起對講機,嘴角浮現一抹微笑,這是他早上第一次露出微笑,說道“我知道。阿鐘,我之前跟你說的很有趣的人,就在這里,你能發現他嗎?”

    對講機沉默許久,再次傳來的聲音里,帶著一些震驚“隊長,你說的是真的?這里真的還有一個人?”

    “嗯,是真的。”

    “那個人在哪?”

    郭危云沉默很久,眼睛又在四周巡視了一圈,才說道“我也不知道。”

    對講機那頭,徹底沉默了。

    ……

    郭危云收起對講機,心中對方起的欣賞簡直達到了巔峰值。這里已經是他搜尋的最后一塊區域,而到目前為止,他還是沒有發現方起的蹤影,這如何能不讓他欣慰。

    對比其他新生,方起的表現簡直可以用天秀來表示。

    郭危云抬起手表看了下時間,現在已經是中午11點,也是時候結束上午的訓練了。于是,他轉頭對著羅樂說道“去假山腳下集合,你應該知道方起在哪里,把他也叫上,今天的偽裝潛伏訓練結束了。”

    話還沒說完,郭危云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百米之外,速度快的非常。

    羅樂瞪了一眼郭危云的背影,揉著還有些發疼的屁股,一瘸一拐地來到河岸邊,說道“方起,起來了!上午的訓練已經結束了!”

    水面平靜了三秒之后,從下往上出現一個黑影。下一刻,水面破開,一道人影如同炮彈一般直接躍到半空,干脆利落地落在草地上。

    羅樂眼里有些敬佩,說道“方起,你也是夠拼的,為了不被發現竟然敢躲到水底下。要是我,就不會這么做,弄得全身濕透,那多不劃算!”

    方起一笑,不置可否。

    衣服濕了只是小事,如果不是羅樂在場,他可以在半分鐘內利用內力把衣服烘干。至于現在,只能循序漸進,花上半個小時暗中烘干衣服了。

    要不然,被羅樂發現了自己有內力的事,肯定又會死皮賴臉地求自己教他,這實在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

    兩人結伴而行,前往假山腳下。

    等到兩人到達假山腳下時,其余新生已經全部待在這里。看來他們兩個是最后才被發現的。

    在新生們略帶艷羨的眼光中,兩人走入隊列,從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低調得很。

    郭危云站在隊列前方的大石頭上,望著底下的新生,默默清點一遍人數。

    “咦?”郭危云輕輕發出一聲疑惑。

    隊列里竟然少了一個人。

    他以為是自己數錯了,再次清點了一遍人數。沒錯,新生總共107人,而現在才106人,少了一人。

    他默默略過每一個新生面孔,終于被他找到了缺席的那位。

    “有誰看到韓子安了嗎?”郭危云問道。

    新生們你看我我看你,最終看向了隊列最后方的王圖利。作為韓子安的狗腿子,此刻的王圖利最有發言權。

    王圖利默默享受著新生們的矚目,心中有些飄飄然。

    時間一久,郭危云有些不耐煩了,沉聲道“王圖利,你知不知道韓子安的下落?”

    王圖利打了個激靈,從飄飄然中驚醒,尷尬道“不知道。”

    郭危云的臉色陰沉下來。

    王圖利心慌慌,連忙又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安哥離開假山之后就獨自行動了,怎么說也不讓我跟著他!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安哥的下落啊!”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投注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