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46章 裝x犯尋找各種理由的傾力出演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是索米爾一直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她未嘗不覺得普林的性格與社交方式有問題,未嘗不知道普林這樣子很難真正融入這個世界。

    然而再堅定的決心往往在遭遇普林的抵抗之后都會毫無原則的土崩瓦解。

    她當然知道這樣是不對的,當然知道這樣養成的習慣會讓普林在并非她的他人面前遭遇多少的挫折。

    只是她硬不起心腸來管教與教導普林,不管下多少次決心,只要普林露出受委屈的表情她就忍不住心軟。

    每次她替普林收拾殘局都是心甘情愿毫無抱怨的,因為她覺得都是自己的原因造成了這樣的普林。

    這是她短視的只顧眼前的和睦而不顧長遠的禮儀的那種自私,所帶給普林的性格缺陷。

    她本來寄希望于在家庭外的社交場合的碰壁能教會普林。

    但事實證明如果不懂得反思與自省,再多的挫折都不會讓人成長,而只會讓人像現在的普林那樣,充滿怨氣覺得整個世界都虧欠了自己。

    索米爾從未想到有人能讓普林聽得進一些道理,這也算是這次的意外之喜了。

    接下來關于在索林頓莊園舉辦宴會一些細節的商議自然不必贅述。

    晚餐結束后普林仍然舍不得離開餐桌,所以他們不合禮儀的在晚餐結束后仍舊坐在餐桌邊商談了近兩個小時。

    商議結束后普林是興高采烈的離開的,真正的興高采烈,索米爾都不記得普林有多久沒有這么開心過了。

    在他離開前,老管家福克蘭為他拿過來帽子和外套的時候,他居然認真對福克蘭說了一句“謝謝您。”

    福克蘭有些怔忪,他都記不得普林有多久沒有這樣對他說過謝謝了。

    他服務這個家庭有足夠的年代,所以還記得當時還沒有獨立前的普林。

    索米爾和他們的父親如此溺愛普林并非是沒有道理的,雖然孤僻尖銳,但對待家人和熟悉的伙伴的時候普林往往是溫和善良與有教養的。

    他會認真而專注的為每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向他或者其他每一個虛無道謝,不是那種禮貌式表現自己教養的客套敷衍,而是真心真意的誠懇的。

    他一直是個招人喜歡的孩子,即使有很多或大或小的毛病,也總能被大家包容與庇護。

    那時候他們真的會認為普林少爺和別人有爭執爭斗,肯定必然是對方的錯。

    但不知什么時候開始普林變得滿腹怨氣牢騷滿滿,總是習慣用挑剔與挑釁的眼光看著每一個人,像刺猬一樣張開刺張牙舞爪的對待每一個人。

    原本跟隨他去加查莊園的長雇虛無,一個不剩的被他趕了出來再被索林頓莊園收留,他古怪脾氣的各種不良傳聞被所有人周知。

    成長這種事,或許并不能幫你剔除性格中所有的不好而讓你更趨近完美,更可能為你剔除掉所有性格中溫暖溫柔的東西,讓你變得冷硬與丑陋。

    而這一天,就老管家福克蘭而言,似乎是還未成年時候那個羞澀內向卻好心腸的普林少爺回來了。

    索米爾看在眼里,略有所思。

    夜十一點左右的時候,又把自己栽在床上感受床褥溫柔的林東閣再次被敲門聲干擾。

    隨著敲門聲的想起,只開著床側臺燈的臥室里頂燈自然而然的亮起,然后是操作間的無影頂燈。

    林東閣抬眼打量了一下,他并沒有做任何開啟頂燈的控制,不知道這兩扇等是如何亮起的,但卻并沒有為此糾結太久。

    他再次艱難的爬起床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走到操作間門口打開了門。

    門外是索米爾,認真而嚴肅的看著他。

    林東閣似乎有些意外“索米爾大人你怎么來了”

    他為難的看了看操作間和臥室。顯然操作間內沒有什么可供落座的地方,而如此深夜的時候邀請一位女性進自己的臥室又有太過特殊的意味。

    索米爾似乎并沒有考慮到這樣的狀況,但隨著林東閣的目光也隨即明白過來,顯得有些局促

    “在這種時候打擾是我失禮了,請不用在意,只是幾句話而已,我站在這里說就好。”

    林東閣于是不再糾結于如何招待的問題,而是坦誠的看向索米爾“能有什么可效勞的地方,請盡管吩咐。”

    索米爾抿了抿嘴唇,似是在心中堅定某種自己原本仍在猶豫的決定“我想邀請您擔任普林的私人顧問,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林東閣做出愕然的表情“私人顧問”

    其實,無論是索米爾的這次拜訪,還是這個請求他都早有預料,只是私人顧問這個職位他并不曾預料到具體的名稱。

    看林東閣并沒有很欣然應允的意思,索米爾有些急“也就是平日給普林一些為人處世的建議,不會太辛苦。酬勞方面您可以隨意開,只要我承擔得起。”

    又是一個太快暴露底牌的不合格談判對手啊,林東閣心頭暗付。

    他是實在無法接受這個職位,不然他真的可以憑借這個太過輕易的允諾在對方心甘情愿的情況下榨干這姐弟倆。

    他張了張嘴,似乎是有些為難的樣子“不,不是酬勞的問題”

    索米爾再一次打斷了林東閣“我知道這個要求的確有些冒犯了,可是可是我的確沒有什么辦法了。”

    在果核的世界里,除非是相對官方的工作和職務,再或是因為各種感情而成就的羈絆,否則為個人事務試圖用金錢去長期雇傭另一個人類,等同一種侮辱。

    因為這等同你在要求對方依附于你,如同一個虛無一樣服務于你。

    林東閣并非是一個純粹的虛無,他是一名曾經作為人類的亡者,在別的城邦中或許依舊會被當做虛無看待,但這里是稻香城。

    索米爾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無論是我們的父親還是我,都其實是不合格的管教者,普林本來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卻被我們教成這樣。”

    她殷切的看向林東閣

    “這么多年來我第一次看他如此愉快的接受他人的意見,無論您同他講道理的方式,還是您對于紳士做派的理解,都讓我堅信您會是合適的人選。”

    林東閣再次試圖打斷她“不索米爾大人,這不是”

    但索米爾并沒有足夠的耐心聽他講完“我知道這不只是酬勞的問題,林東先生,我愿意以我所有的財產作為代價交換您做這件事。”

    她抹了抹臉,收住淚水“甚至,我可以嘗試著為您爭取正式的,稻香城亡者的身份。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做到,但向您許諾一定會為此竭盡全力。”

    林東閣放棄努力,帶著些憐憫的表情聽她完整的說完,稍候了片刻以確定她沒有其他的補充,才再次開口

    “我感受到了您的誠意索米爾大人,成為稻香城的亡者,等同重新擁有的人類的身份,這哪怕是一線希望,也是任何虛無以及亡者都無法拒絕的。”

    他頓了頓,似乎是在平息自己的情緒,然后才繼續說了下去

    “然而我還是想對您說,恐怕很抱歉,我不得不拒絕您。”

    他伸出手掌做稍后的示意,以止住索米爾想說話的意圖,接著說道

    “我告訴過瑟維大人和您,我得罪過一位人類,但我并沒有告訴過你們他是一位相當有權勢的人物,在我原本的身份他或許拿我無可奈何。”

    林東閣做出一個苦笑的表情“如您所見,我其實并不是一位從事飲品編程的專業人員,這不過是我的個人愛好,但水準您可以放心就是了。”

    “說回那位至今還追索我下落的大人物,很抱歉我無意冒犯,無論是您和普林大人,哪怕再加上瑟維大人,恐怕都無法為我足夠的庇佑。”

    “但這總比”索米爾再次勉強開口。

    “我并不會在稻香城待太久,過一陣子可能會離開,以避免有些追查會找到這里,所以我無法同意您的請求。”

    林東閣并沒有留給她說完的機會,徑直自說著自話。

    索米爾露出失望的表情,但隨即她收獲了驚喜。

    林東閣對她說道“但在我調制名錄飲品的這段時間內,我并不介意給普林大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建議,以及與您交流一些與普林大人溝通的技巧。”

    索米爾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那真是太感謝了。”

    林東閣再度神秘的笑了笑

    “不過我奉勸您,不要試圖去探究我真實的身份。那樣不但不可能找到真相,反而可能會為您、瑟維大人和普林大人,以及我的臨時同伴們招致災禍。”

    他再度略微沉吟,隨意用一種更坦率的語氣講到“當然,我不瞞您。如果您試圖調查,也會一定程度的泄露我的行蹤。”

    索米爾用力的點頭“您放心,我一定不會去做那些愚蠢的事情。”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林東閣后退了一步“我想,您已經得到了您今晚想要的答復。”

    索米爾會意的點頭,雖然不是她最想要的那種答復,但卻的確是會讓事態往好的方向轉變的一種答案。

    她欠身行禮,倒退了四五步,然后再轉身離開了林東閣站立著的那扇門。

    林東閣關上門,再度狠狠把自己扔到被褥上低聲呻吟了一聲。

    無影燈和臥室的頂燈再次悄無聲息的自動熄滅了,只留下床頭燈,林東閣將臉放在床頭燈找不到的陰影中微笑。

    好久沒有這么暢快的裝x了呢,雖然這次的虛張聲勢不同于以往那些還有些底氣的夸張,而是純粹江湖騙子的行徑。

    對于那些并不喜歡自己的女人,他林東閣一向很懂得如何釋放魅力,更何況從索米爾和瑟維那種不方便說的關系里確定的她的取向,不可能對自己動心。

    所以他可以更肆無忌憚的裝強大睿智而危險的神秘人物,這讓他真的有爽到。

    他絲毫不擔心那女人的好奇心,因為他刻意的提到了瑟維與普林。

    如果只是她自己的話,女人過盛的好奇心反而可能因為他偽裝的人物太過神秘而無法抑制的做出蠢事,但有普林和瑟維的安危捆綁,她必然不敢冒險。

    這才是他答應做這次飲品調制的真正原因,如果不是這個辦法他必定還會試圖去想出別的辦法把自己和響虎他們撇干凈。

    因為他們的能力還不足以強大到篡改他的密鑰,他不知道稻香城城邦中到底有沒有完整的記錄他的密鑰,但這始終是一個雷。

    有了這次的操作,那么就算這個雷爆發,人們也會得出他不過是冒充林東閣身份的某個神秘人物,而響虎他們只是他用來做掩護的臨時伙伴的答案。

    這樣至少,因為他的密鑰暴露出來的bc2764廢棄物分離回收站相關問題,最起碼不會直接暴露響虎,會因為各種猜測至少給他反應的時間。

    而且順便,他為他和老鬼還有勃勃爾離開稻香城埋下了伏筆。

    但不管多少種理由,這其中還有一個目的是他還是真的很享受這種裝x的過程。

    就如同杰貝妮卡說的,他天生就是個裝比犯,說起來腐海和終焉鎮還真的不適合他的發揮呢。

    但有什么辦法就算是無法發揮他裝x的全部功力,讓他覺得有英雄無用武之地,他還是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那種生活。

    當然,絕對不是因為他是抖,更絕對不會是因為有野春至可以時不時揍他,更加更加不會因為有杰貝妮卡用各種方式虐他。

    說起來,還真的有點想念那個亂七八糟的地方了呢,他林東閣絕對從來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真的喜歡上那樣一種亂七八糟的生活。

    而連夜的,索米爾送出了一封措辭嚴厲的信箋,叮囑普林這些天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狀況的話務必每天到索林頓莊園來晚餐。

    普林是對姐姐信箋中難得一見的嚴厲口氣頗為不爽,但他倒真的不反感與那位亡者飲品編程師林東交談,并且也自認為對自己有所裨益。

    所以,嚴重超齡熊孩子普林決定賣姐姐一個面子,看在那位林東先生辛苦做飲品編程是為自己收拾殘局的份上,大人大量的去陪他共進晚餐聊聊天。

    林東閣愉快的裝x大放送與不那么愉快的副產品熊孩子忽悠儀式,就這么無可奈何又圖謀良久的拉開了序幕。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投注系统